求推荐悼亡题材的古诗文

Tips: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如标题。偶然复习了苏轼的那篇悼念亡妻的《江城子》,很受感动,想再了解一下这个题材。祭文、悼亡诗、墓志铭都可以,坛友能推荐一些名作吗?


网友评论:
就记得一个高中时学的《祭十二郎文》
袁枚的祭妹文
谢惠连的《祭古冢文》
唐·元稹《遣悲怀》
清·赵艳雪《悼金夫人》
三大祭文:韩愈的《祭十二郎文》、欧阳修的《泷冈阡表》、袁枚的《祭妹文》
《祭侄文稿》算不?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墓园挽歌

发自我的iPhone via Saralin 2.1.4
来自: iPhone客户端
转去文史论坛,谢谢
潘岳 悼亡詩
納蘭 飲水詞
祭妹文啊,特别有名。
项脊轩志     韩愈全集里随便找,古今祭文第一高手
贺铸《半死桐·重过阊门万事非》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 来自 OnePlus ONEPLUS A5010, Android 9上的 v2.1.2
祭妹文
纳兰性德写给他老婆的两篇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这个不是祭文 不过你说到十年生死两茫茫 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这首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发送自 App for Android.
我来醉卧三千年,且喜世上无人识
补充一下前面的,韩愈的《柳子厚墓志铭》
阿房宫赋
向子期《思旧赋》
祭驴文
陶渊明  自祭文

  -
白居易悼念元稹的那两句:
君眠地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莫名其妙把我戳个半死。

  -
吊古战场文算不算啊
张岱 自为墓志铭
陶渊明 拟挽歌辞三首
不是“君埋泉下”吗,我也很喜欢这两句

  -
不是悼亡,但是写的也很悲剧的:
清代黄景仁
仙佛茫茫两未成,只知独夜不平鸣;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沾来薄幸名。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莫因诗卷愁成谶,春鸟秋虫自作声。
别老母
搴帏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
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悼亡: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沈园》
梦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宋] 陆游
南乡子 为亡妇题照
[清] 纳兰性德
泪咽却无声。
只向从前悔薄情,
凭仗丹青重省识。
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
午夜鹣鹣梦早醒。
卿自早醒侬自梦,
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采桑子·而今才道当时错
[清] 纳兰性德
而今才道当时错,
心绪凄迷,
红泪偷垂,
满眼春风百事非。

情知此后来无计,
强说欢期,
一别如斯,
落尽梨花月又西。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清] 纳兰性德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
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浣溪沙
[清] 纳兰性德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李白墓
[唐] 白居易
采石江边李白坟,绕田无限草连云。
可怜荒垄穷泉骨,曾有惊天动地文。
但是诗人多薄命,就中沦落不过君。

吊白居易
[唐] 李忱
缀玉联珠六十年,谁教冥路作诗仙。浮云不系名居易,
造化无为字乐天。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
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

岳鄂王墓
[元] 赵孟頫
鄂王墓上草离离,秋日荒凉石兽危。
南渡君臣轻社稷,中原父老望旌旗。
英雄已死嗟何及,天下中分遂不支。
莫向西湖歌此曲,水光山色不胜悲。

+1
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
骨沃中原土,魂入九垓舞;英灵在人间,长擂震妖鼓。
杜甫的《赠卫八处士》: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不算悼亡但类似悼亡的凄凉心境
还有很少有人知道的田汉所作旧体悼亡诗:
两闻危笃殊难信,细雨寒风奔到门。
  掀帐挑灯看瘦骨,含悲忍泪嘱遗言。

  生平一点心头热,死后犹存体上温。
  应是泪珠还我尽,可怜枯眼尚留痕。

  历尽艰辛愿尚乖,双双忍见旧时鞋。
  随将沧海无边月,踏遍樱花第几街。

  南通旅况不可忆,西子游踪难去怀。
  待到一身人事尽,猖狂乞食到天涯。

是“君埋泉下”没错
我记得悼亡是专指夫纪念亡妻或者反过来的
至于怀念父母亲戚朋友 不叫悼亡吧
哇丢人脑一热就打出来了没去看正不正确

  -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说起这个,倒是想到了原典《金石录后序》,夫悼妻的多了,妻悼夫的也推荐一下吧
“赵、李族寒,素贫俭。每朔望谒告出,质衣,取半千钱,步入相国寺,市碑文果实归,相对展玩咀嚼,自谓葛天氏之民也。”
“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叶、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
“六月十三日,始负担,舍舟坐岸上,葛衣岸巾,精神如虎,目光烂烂射人,望舟中告别。余意甚恶,呼曰:“如传闻城中缓急,奈何?”戟手遥应曰:“从众。必不得已,先弃辎重,次衣被,次书册卷轴,次古器,独所谓宗器者,可自负抱,与身俱存亡,勿忘之。””
“今日忽阅此书,如见故人。因忆侯在东莱静治堂,装卷初就,芸签缥带,束十卷作一帙。每日晚吏散,辄校勘二卷,跋题一卷。此二千卷,有题跋者五百二卷耳。今手泽如新,而墓木已拱,悲夫!”
悼亡在古诗词中是个专门概念,指“悼亡妻”……
你们这一大堆祭侄祭妹祭友都是甚……
而且“悼亡诗词”和“祭文”也是不同体裁。悼亡是给自己和别人看的,祭文的对象是死者本人,行文中有“呜呼哀哉”、“尚飨”之类字样

----发送自 App for Android.
谢谢坛友!慢慢存起来看了!

  -
一去残冬晓日红,三杯泪酒奠苍穹。鸡肠曲曲今何在?始信人间报应灵。
看了上面关于悼亡的概念,突然想起来一个正宗的悼亡妻子的,乾隆的述悲赋。
老乾同志写了那么多诗,唯独写给原配孝贤的句句真切。诗写得再烂,只要其中融入了作者的真情那格局一下子就不一样了,何况述悲赋这种等级根本是超常发挥啊。
那这是文盲lz标题用词不慎的锅了,我在主楼里说祭文墓志铭都可以,只要和悼念亡者有关都行

  -
诗经 绿衣,现在被认为是最早的悼亡诗。
还有潘岳的悼亡诗也很有名。

----发送自 nubia NX616J,Android 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