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化工很凶残,但是没想到这么凶残...

Tips: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原帖:http://tieba.baidu.com/p/2150181909
知道化工很凶残,但是没想到这么凶残...

本主题由 michaelakan 于 2019-3-23 22:49 关闭


网友评论:
我至今见过最严重的事故是不知哪个二货把乙醚敞口扔冰箱过夜
然后第二天过来一看半个实验室给毁了
可怜当时的某个师姐还要为那个二货背黑锅,差点没能毕业
不规范操作就是作死

----发送自 Xiaomi MI-ONE Plus,Android 4.1.2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这作者没玩过foof不幸福
唯一化学事故是初中时候修摩托的店里买了点稀硫酸玩,滴到手上没注意后来发现手上一块皮黑了....当时买回来的稀硫酸竟然有一股桃子汽水的味...至今不解里面到底混了什么....
化工狗胆战心惊

上次介绍一系列氟相关化合物的帖子看得好有趣...
我突然觉得以前浓硫酸从微波炉里面炸出来从我头顶飞过的剧情真是小儿科
所以我不搞和反应相关的化工了,只做分离,和流体力学。

我来说一个让我改变想法的实例吧

有机物的名字我就不报了,怕有人买去了危害社会。

酯化合成,水溶液反应,加热到沸腾,实验装置我就不细说了,只说某个连接处,应该是用白胶管,我TM当时傻逼,用的是黄色乳胶管,反应到一半,漏了喷射出来了。

这玩意就挥发出来了,我当时第一反应是,让师弟们先跑,赶紧冲过去,关反应,加大冷回流,找了一大堆湿抹布把泄露点给盖上了。

这东西理论上不致癌,但是对粘膜有腐蚀,按照书上说是和芥子气的气味一样,几ppm在空气里,人都可以感觉到,几十ppm人就受不了, 我当时就感觉气管里就是起了火,强烈的窒息感。

转天,我就瞎了,彻底的瞎了,只看到周围的有光,但是颜色和轮廓什么的都看不到,白茫茫的一片,上医院,眼睛被腐蚀,不过不严重, 休息了一周,终于恢复视力了。

从那以后,打死也不干合成了!!!!我就守着精馏,过滤和CFD过日子。


听到过最“凶残”的笑话:
隔壁无机实验室的某研二师姐,指着冰箱里面的贴着【冰醋酸】的瓶子,问旁边的一个师兄:“这个是什么?冰醋酸有毒吗?”从此之后,据说,不光我们系,关系比较好的几个系都绝对不收本科是 曲阜师范学院 毕业的考研的。
亲身经历过最凶残的笑话:
GMP检查前,彻底的自检,被隔壁部门抓着去帮忙清理盘库存。我从某个放着各种标准品的干燥器中,掏出了一瓶【没开封的100g装三氧化二砷(脑抽的先打成氰化钠,自己没看到,也没人看到)的对照品(?)】!!!!而且,不在剧毒品名单上,在普通药品名单(至少距当时5年前的库存清单)上!!!!
————————
我脑抽了,居然想着三氧化二砷,打字变成氰化钠了。就是做砷超标的时候,看砷斑用的,标注砷溶液配置,需要这个。
但是,在我去帮忙盘存前,没有人知道药剂室有这玩意,而且是 未开封的一瓶100g装,随便的丢在干燥器里面。我当时真的有冲动去暴打那个啥事儿都不管,啥事都不会的分管主任。

我就说一句,塑胶电镀业魔都某厂一个操作工掉进粗化池,下半身没了。全行业整顿。距今有几年了。想想我也是一路酸碱槽过来的,手上沾了铬酸还用水合肼洗,都是致癌物。

眼睛被腐蚀了好恐怖...
不过视力可以恢复?我以前角膜炎好了以后瞳孔那儿可能长了块疤..现在看东西一只眼睛总比另一只模糊一些...

所以感谢蛋白质,我TM再也不搞合成了。

以前有个老师刚刚上岗,白血病死了,生前主要研究苯

还有一个老师,肾衰竭了,女的,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所以化工狗已经从聚合跳去空分了,哪怕聚合跳槽的机会多几倍
化学真是与死神跳贴面舞啊……
化工狗表示洗点转职的意志更强烈了,吓趴在地啊
生物狗表示没见过什么大事故

实验室都是禁烟的,不过总有几个老烟鬼没事跑去厕所偷偷来上一根,然后一天碰到了个二货偷懒,直接把有机试剂倒进了下水道……不是很严重,就是把头发燎了

不过以前学院,这两三年已经陆续查出了5个白血病,嘛……也可能是家里装修的问题吧……
我化大中枪无数,突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恐慌

----发送自 Xiaomi MI 2,Android 4.1.1来自: Android客户端
高中时候竟然有过化学也挺有趣,以后如果做化学估计也不错这种想法..
看来化工侠还挺多的嘛.....
看完吓尿了。。。学化工的伤不起啊
我幸好从化工转到材料了……………
这尼玛绝对是玩生命的工作啊
还有高中浓硫酸处理方法坑爹

嗯,其实我一开始听先用布擦也觉得奇怪,一擦不是烧伤面积更大了么...
…还准备考催化方面的研…这下看来还是去纳米材料之类的吧…

----发送自 alps ZTE U956,Android 4.1.2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记得本科时第一次进实验室,导师让我去试剂柜找要用的试剂。
我一打开柜子,除了一柜子瓶子,还有地的小银珠。
你妈后来才知道,那是水银,不知哪个傻逼把水银打了,撒了一地还不说。
要不是我发现了,一帮人不知要在充满汞蒸汽的屋子里做多久实验。
就学到了浓硫酸处理方法,这个是生物试验室里稍微接触多的东西。

搞发酵也就高温灭菌强酸强碱危险点了。
好凶


其实熊孩子时期在某废弃工厂实验室搞了瓶重铬酸钾各种玩好长一段时间..包扩各种固体和溶液的皮肤接触...后来知道这玩意一类致癌吓尿了...但是现在10年了似乎也没啥影响嘛....喔..那时候还搞到四氯化碳了..也是各种皮肤接触以及气体吸入...还搞到氯化钡..尝了点溶液,苦的..吐掉了..嗯..我能活到现在真不容易.....
问个贴近现实点的,冰毒小作坊是不是很容易爆炸呢?

----发送自 App for Android.来自: Android客户端
那个女的为了节操掉了命

本科做实验还有sb拿酒精倒在手上然后学草雉京的…………

中了硫酸可以用碱性药液中和么?

作死作两遍说的就是你
我操火球好帶感!
大学读的化学专业,但是因为身上带了个【转移液体时必定会洒到外面】的被动技能,毕业后果断选了和专业无关的行业果然是个明智的选择


好吧,我高中后就没接触过化学了。就算知道也早就忘了。

噗...

高价铬皮肤接触都算好的,吸入妥妥的肺癌。我混电镀厂的时候铬槽抽风24小时不能停的,但我还是由于调试槽液近距离吸了不少。老工程师讲现在已经算安全了,以前的工艺除油用沸碱,不是现在的中性剂。掉进去人连骨头都化了,就剩一把头发。

wowow

都说了高中之后就不接触化学了。就算曾经知道也早就忘了。
化工狗果断要转职了……可是已经读研了呀:Q
初中化学考试拿过全校第一,本来想在这方面将来能有一技之长的,不过后来高中化学老师太SB,就没下功夫了

看了这帖子,脑海里又浮现了那位老师的身影,救命恩人一样的伟岸

我隔壁的小哥就是化学毕业,在化工厂工作了一年,然后因为工作头发掉光了就跟化疗了一样……
幸好老婆好,等了他3年头发长出来了再结婚……

的化学贴也看过一些了,生物怕碱大过怕酸还是知道的。
就是突发奇想(脑抽)了而已……
http://www.guokr.com/post/359360/

没记错的话强碱对生物组织腐蚀性更强,硫酸是炭化,强碱可是销肉
所以大学化工狗毕业立马转职了……

中和热是其次,硫酸溶解焓也很高不用放碱自己就沸腾了。当初开铬缸就是先加一半水再加一点硫酸把水沸腾,然后加铬酸搅拌一夜溶解,最后补全硫酸,加水补齐液面。

一念之差戴上防护镜,否则现在就是一只眼刷了。

我也是,初中化学次次年段第一,不是99就是100,然后高中化学老师SB,天天上课先骂我们几分钟,从此失去了兴趣

但是尼玛现在还在搞化工相关的,虽然没有什么危险反应但是动不动就几百个大气压,炸了不可能活
其实哪一行不危险呢,我们办公室今年出现了一只祥瑞,去哪哪死人,真的很神,连成钢的副总都跪了,在酒桌上喝酒喝死了

让这个祥瑞进入官僚体系吧,天天找贪官喝酒,就OK 了

这个是玄学……
化工侠名声在外啊,都外销到来了
精细化工行业设备路过,不按操作规程办事就是作死;长时间停车后不泄压,清洗管道,物料堵管都不知道,而且藏料是硫酸管的那个有点不可思议。在磺化车间处理发烟硫酸不知道多少条裤子都废了。。。。
最后一个说到的燕化就是我这边啊,不过好在有危险性的工作我都是站旁边指导,不用亲自上场。
印象最深的是读书的时候,大概是01年,距离爆炸地点1公里左右听见巨响。事后说是当时被炸死的人什么都没剩了。
有一个事情爬罐的时候经常有人提。就是有个十几米的罐子,罐顶上俩人开人孔,因为直接对着孔站着,结果熏晕掉进去了。
有一次是坐车从装置旁穿过去,结果拉起警戒线了,就没过去。车上的人说,以前有过人犯傻,在氢气泄露的装置附近开车,然后boom。
早年有个传言不知是真是假,燕化医院号称拥有北京最强的烧伤科。。。
具体哪一家我就不点名了,某500强国企下属石化公司的炼化厂,几年前检维修开了用火证,割一个锈死的法兰,结果那东西在废液池边上,一开割枪,火花飞进池子着了,然后检维修作鸟兽散,事后点人头,死活少一个人,没办法调监控,有个焊工刚直起腰就被旁边人挤了一下,一头栽进着火的池子里…拉出来的时候都焦了
    —— from Nyan (SAMSUNG ATIV S)来自: WindowsPhone客户端

小时候喜欢玩火,体温计拿去烧,炸了,水银掉抽屉一角,也不知道有毒放了几年。

后来到了初中知道了想起来再去找发现没了,应该是老妈收拾屋子的时候弄掉了


金属还是非金属?  有机还是无机?  

前者天天烧砖烧铁毕业都只能选国企  后者不还是算化工么
我自己在窑炉边上待过大半年,虽然材料不用碰太多危险物品,但废气和粉尘真他妈要命啊  下班完回来一抹头 沙沙响。
壮哉,搅农

我記得是,稀酸的話可以用碳酸氫鈉洗?
学生时也做过手没洗干净擦嘴巴吃东西的,晚上回家睡觉前才想起来白天吃东西手没洗……
很危险的没遇到过,也都是些小打小闹脑子欠抽的蠢事。实验室不规范操作真是大家都知道,有时候就是懒了松懈了。

自己遇到过的死人的就一个,就是一个只有见面打招呼交情的楼上实验室的博士,他一个人周末做实验,发现时已经氰化物中毒死地上了,具体怎么死的教授一句也没告诉我们……

----发送自 App for Android.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先用用抹布,然后用水,然后必要时可以选择稀氨水,没啥问题啊

這個開用火證的傢伙得負責任了吧

莫非就是頂樓北大那個?

非金属,准备美帝贴金,实在不行我搞矿物材料学,我们学院教授是这个学科先驱

不用碱,用小苏打。就是碳酸氢钠溶液去洗。当然,不是那种特别浓的硫酸才来的及这么玩。
跟化学系不同楼真是太好了,一直觉得生物危险现在释怀了,有人玩EB都不戴手套还活得好好的

高温灭菌可不好玩
差点被劣质灭菌锅飞出来的零件爆头的表示呵呵
大部分的化工项目并不涉及这些危险反应,有也是一般人基础不到的。老爹经常在家里用微波炉做化学实验的表示淡定。
抹布应该指的是小面积的接触.
象文中那种喷一身一脸的抹完早就挂了...

記得小蘇打是不論酸鹼都能用的神物
楼上那个短暂失明的是光气么这么严重。
我试过吸入苯肼太多导致过敏性皮炎,现在四五年了早不碰苯肼等化学试剂了都还会每个月犯一次。来自: WindowsPhone客户端

不是光气,只不过对粘膜破坏很大,另外知道了芥子气是啥气味。
想我当年对化学无爱,就因为摇试管都没摇明白,老师走过来亲自示范,我还觉得她的动作和我的没啥两样。
说起来这周刚好有一个博士吸入溴蒸汽中毒了,全院通报.......
重大科学发现都是不规范操作引起的。
现在科学发展这么慢我看是操作越来越规范的关系。
记得去年有位弄了一脸什么铬什么的在外野发帖求助,不知道状况还好么

水银在常温下会挥发
如果不是您母亲收拾了
那么……



我是把體溫計放到燒了熱水的鍋裡,瞬間段成2截,水銀在水底下匯成小珠
怕被發現就偷偷把水倒了,玻璃扔去外面,水銀記不清了,大概是跟水一起倒掉了,當時雖然不知道水銀有毒,不過就著吃飯的東西就怕萬一的心理把鍋洗了幾遍
上回在小木虫看见呋喃,吡啶之类的神器就觉得搞化工的真是一帮搏命的人

呋喃有什么问题吗?以后做实验可能要用这个,查了一下毒性好像不是很大啊?吡啶又是怎么回事?

。。。。连我这种不学化学专业的都是酸碱中和大放热。。。。
男不用呋喃,女不用吡啶  

这句话流传了很久

生殖毒性


吡啶闻了你就明白了
终身难忘

有段时间天天闻的时候只能自我催眠这是海鲜大餐
还有这俩都有生殖毒性
生物狗搭车问个问题,二硝基苯肼和缩合产物二硝基苯腙怎么处理?我只知道这东西用水泡着就不会爆炸,但是现在废液越存越多了怎么办
想起帮师兄称过吲哚闻了一下,之后我就把晚餐和第二天的早餐午餐给省了

----发送自 Xiaomi MI-ONE Plus,Android 4.1.2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这和家用管道煤气有大蒜味一个道理啊
搭车问问。。。本科狗,专业是应用化学。。。大概没你们这么危险吧。。。我大四了,感觉没有你们说到的这么危险的实验啊。。。不过我自己都作死过就是了,本来需要缓慢滴加的,我一下就挤了整管滴管进去,噗的一下全部喷了出来。。。还好没有腐蚀性。。
本科做毕业论文时,师兄把水倒进了装过吡啶的三口烧瓶里,之后实验室里的气味.....

----发送自 motorola ME525+,Android 2.3.6来自: Android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