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医学》:衰老血液伤脑!

Tips: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教授Tony Wyss-Coray,是奇点糕最为关注的几位科学家之一。  因为他研究的不是普通的疾病,而是衰老,甚至是如何“返老还童”。这个方向够酷、够科幻。  昨天,Wyss-Coray教授团队又找到了衰老的血液导致大脑功能衰退的关键分子。消除小鼠体内的这个分子之后,衰老的血液对大脑的影响消失,甚至老年小鼠的大脑功能回到了年轻状态:记忆力变好了,学习能力也增强了。  这项重要研究成果刊登在著名期刊《自然·医学》上[1]。▲ Tony Wyss-Coray(图:The NOMIS Foundation)
  纵观医学史,我们很容易发现人类对血液的痴迷。  有史料记载以来,第一个提出输血可以延缓衰老的人是德国医生兼炼金术士Andreas Libavius,他于1615年提出这个概念,结果在1616年就死了。  而让上述概念深入人心的人,非Wyss-Coray老师莫属了。  2011年,Wyss-Coray团队在《自然》杂志发表研究论文称,年老小鼠血液对年轻健康小鼠的大脑神经和认知能力有负面影响[2]。这个研究成果虽然很重要,但似乎在意料之中。  对于Wyss-Coray团队而言,这个研究应该也是下一个重要研究课题的前站。三年之后的研究成果才是重点。▲ 来源:pixabay.com
  2014年,《自然·医学》刊登了Wyss-Coray团队研究新进展:将年轻小鼠的血液注射到年老小鼠体内,可以改善年老小鼠的记忆力和学习能力[3]。这个研究成果一经发表,举世震惊,让人类对血液的痴迷又增进了几分。  受此研究的影响,由Jesse Karmazin医生创办的Ambrosia公司,于2016年在美国开展了第一个“换血抗衰老”的临床试验[4]。美国著名企业家与风险投资家、PayPal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对此事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有那么几个瞬间,奇点糕也有一点儿恍惚:是不是“换血抗衰老”真的就要实现了?不过,到目前为止,眼看着3年的时间就要过去了,目前还没有任何关于那个临床研究的消息。  我们暂时把那个临床研究放在一边,一起看看Wyss-Coray在做什么。▲ 来源:LUIS DE LA TORRE-UBIETA/GESCHWIND LABORATORY/UCLA/WELLCOME
  无论临床研究成功与否,对于Wyss-Coray而言,最重要的问题都是:年轻或衰老的血液里究竟有(没有)什么物质,最终决定了大脑是不是会衰老。  如果找到了这个关键物质,那就真是找到了通往“返老还童”的金钥匙了。  尽管他们两年前在《自然》发文称,人类的脐带血中含有一种TIMP2蛋白,能改善衰老小鼠脑功能,加强记忆能力和学习能力[5]!不过,这显然不是他们要找的答案。  解铃还须系铃人,答案需从血中找。  我们都知道,为了保证大脑的安全稳定,血液和大脑之间有个血脑屏障,正常情况下,对大脑有毒害的分子都是没办法越过去的。▲ 血脑屏障(DOI:10.1186/1750-1326-8-38)
  所以啊,血液对大脑的影响,战场的前线应该是脑血管的内皮细胞。  有了这个假设,Wyss-Coray团队给年轻的小鼠和老年小鼠的脑血管内皮细胞做了个转录组测序,然后结合他们实验室之前分析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血液蛋白组分析数据[6]。  发现血管细胞黏附分子-1(VCAM1)嫌疑巨大,无论是脑血管内皮细胞转录组数据,还是人体血液蛋白组数据。血管细胞黏附分子-1都与年龄变化相关性最大。  这个血管细胞黏附分子-1免疫学家再熟悉不过了,它其实是免疫球蛋白超家族成员之一,是一种重要的细胞粘附分子,广泛表达在活化内皮细胞。它能通过与白细胞表面的特定分子结合,把白细胞转移到组织里面去[7]。此外,它还能脱落到血液中,在更大的范围内捣乱[8]。▲ 人和小鼠年龄与血管细胞黏附分子-1之间的关系[1]
  当研究人员用老年小鼠的血液处理年轻小鼠的内皮细胞,或者直接注射到年轻小鼠体内之后,他们发现,内皮细胞的血管细胞黏附分子-1水平确实升高了。此外,小鼠的体内发育成神经元的神经祖细胞活性降低,大脑免疫细胞小胶质细胞的活性增强。  无论是敲除VCAM1基因,还是通过单抗抑制血管细胞黏附分子-1,都能消除老年小鼠血液对年轻小鼠的影响。而且抗体治疗甚至能改善老年小鼠的大脑功能,提升它们的记忆力和学习能力,宛如回到青年状态。  如此看来,血管细胞黏附分子-1就是老年小鼠血液对大脑产生影响的重要对象没跑了。▲ 血脑屏障[1]
  略显遗憾的是,本研究并没有找到究竟是老年血液中哪个成分调节了VCAM1基因的表达,也不知道老年血液对大脑的伤害是通过脑血管内皮细胞实现的,还是通过下游的小胶质细胞完成的。  然而,他们能找到血管细胞黏附分子-1已经实属不易,而且还证实抗VCAM1可以逆转小鼠大脑的衰老。  尽管目前有很多制药企业在研发VCAM1抗体,Wyss-Coray表示他们不会推进人体研究,不过这些抗体倒是给他们后期的研究提供了便利。  有了VCAM1这个关键基因,以及在研的抗体,不愁找不到老年血液中那个关键的神秘物质。


网友评论:
吸血鬼时代?


加州富豪流行打年轻人血液
学术界也开始吹风
新的投资风口要来了
资本主义吃人要从比喻变成现实
所以科技树正朝着吸血鬼方向点?那么长生种还有几年?
克隆人血池?
那也应该是献血后等造新的啊
输别人的血 哪怕同血型 也有排异反应 最后还是自身的免疫系统给消灭掉的 等于损耗自身免疫力
自体部分克隆技术生产血液?
斯坦福,加州富豪,牛逼!

并不是,这类研究其实关键是要找到是衰老血液中的什么蛋白或者其他物质,影响其他组织衰老片,找到这些靶点以后针对这些靶点设计药物,最终起到延缓衰老的效果。
换血什么的,就是不学无术的自媒体找的噱头而已。
既然已经知道具体分子的话做透析就行了吧
不需要额外年轻血液的呀
乔斯达家的血!
Dio

这个就别阴谋论了,至少别阴谋论科研狗了。
首先,做生物的人,目标是研究衰老机制,目标都是找到产生影响的关键分子,然后针对这个分子开发药物。为什么要劳什子的去抽血卖血,还不可控。
其次是,目前没有任何临床实验能提供正向的结论,文章提到的三个临床试验,我知道其中一个实验设计的无比扯淡,没有对照组。另一个课题组的临床实验开展了好几年了,貌似都结束了,然后就在他们学校官网用春秋笔法写了些结果,要是结果好,势必就去投CNS了,所以估计结果不好。

其实透析都不需要,直接靶向这个分子设计药物就行了。

然而富豪打年轻人血液是事实
大学和硅谷公司也在投入研究
这不是阴谋论,这是资本主义的运行规律,不以单个人意志为转移
加入这个正反馈循环,你就有钱可赚,逻辑很简单



你说的这本质上和卖保健品的没有任何区别,一群人在没有任何临床依据的情况下,被资本忽悠,这是资本的恶臭,别扯上科研狗,有科研狗敢给功效不明的保健品站台?
“学术界也开始吹风”,吹风的可不是学术界,你自己去看看parabiosis相关的文章,有哪一篇敢说换血让人年轻,你自己去读读文章你就知道,科研狗写文章的时候谨小慎微,生怕over-prensented被人攻击。还敢吹风?吹风的是资本、垃圾自媒体以及读新闻的人。就看看这篇没有提到任何换血相关的文章下面有多少人幻想出换血让人年轻这个话题。而且科研狗吹什么风,每年国家都有衰老相关的重大专项基金,衰老就是各个国家都面临的大问题,还要靠吹风?

伊丽莎白·巴托丽

—— 来自 HUAWEI VTR-AL00, Android 8.0.0上的 v2.1.2
换血90年代初,可能还是80年代的美剧里就有了。说是延缓衰老罢了。

我已经说了这和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科研狗是无辜的,但科研狗投入研究这件事本身就是华尔街吹风的材料

话说我也没批判科研狗啊我批判资本主义你激动什么

看看人家怎么说的,the only problem was the FDA
http://www.bloomberg.com/news/a ... ernal-youth-podcast
二十一世纪是生物的世纪!
下一个风口马上就来临廖!(大声)


这就搞笑了,自己不按照FDA要求做临床试验,然后说“the only problem was the FDA”。

你看看FDA是怎么说的
“New treatments must undergo numerous studies to demonstrate whether they’re safe and effective. The FDA reviews and scrutinizes the data before determining whether treatments can enter the market.

Young blood infusions have not gone through this testing. The FDA does not recognize plasma to treat aging, memory loss or other diseases. Therefore, consumers should not assume them to be safe or effective, Gottlieb said."
还有,上面的所谓临床试验要是真实的,早就发到CNS上来,要么就是新英格兰这种顶级医学期刊上了。

你是没批判科研狗,但是科研狗写文章就只是在描述科学事实,描述试验结果,和吹风有什么关系?但是你那么描述就好像科研狗主动在站台,容易让人误解有什么问题吗?

我的锅我的锅,我也就随便这么一说,是没有切割清楚。不过也不能排除科研狗创业做血液公司CEO的可能性啊,不要局限了想象力

那啥,大家都是为生活搞科研,恰饭又不丢人

天津天大南开大把博士去天狮大学,文章差的还进不去
国内北微所啊上海药物所啊一堆做保健品的各大微商会议都露面,整天发垃圾邮件
还有诺奖得主为了经费去给传销组织无限极站台的呢

根本切割不清楚,各大保健品厂每年给学校多少经费,只是论文发不了上台面的而已,不信去SCI搜搜安利和欧莱雅作为共同作者单位每年发多少文章
妈呀,真吃人模式。。。
以及,何必呢。。。


这种垃圾我们都是主动剔除出我们科研狗队伍的,感觉自己仿佛立于不败之地。

确实不反对恰饭,但恰饭的姿势和吃相很重要啊,关键还是看研究的结果是不是可信吧,要是真有研究者用可靠的方法证明某保健品能延年益寿我也会支持的,但是之前的茅台酒护肝还有王老吉延长寿命的研究,作出这种恶臭研究的人真的就别好意思叫自己做科研狗了,吃人血馒头的渣滓。

不了解生物领域,原来CNS认可度比nature子刊还高吗。
另外听闻CNS如果通讯没啥名气稿子直接拒?

—— 来自 HUAWEI CLT-AL00, Android 9上的 v2.0.4-play
想起了暮光之城的港台译名,吸血新世纪

内个,cell reports也是cell子刊,scientific report是nature旗下,你感受一下,子刊分高低只说明这个细分领域的热度,并不能说明认可度比cns高,至少生命科学领域是这样的。
没直接拒这么夸张,至少我们组合作共一的一篇nature,通讯也就在国内有点名气。还是看你做的东西有没有趣。
我想在VOA点一首歌,《向天再借五百年》,送给这些资本家们
美剧《硅谷》里就有这样的情节,某硅谷大佬找了个小鲜肉当血包。。。
茅山诛妖记值得一观
镜头再拉远,在一片阴惨惨的庄园中心,更多的黑人被绑在众多木桩上。他们一个个呈现耶稣基督上十字架的造型,整个人呈现十字形状,手掌中心被铁钉穿透,钉在十字架上,手掌与身体上都是鲜血淋漓。黑人们痛苦的扭动惨叫着,整个场景如同地狱一般。  一个个狼人不停的用铁钳从黑人嘴里拔出牙齿,有些留下,有些扔掉。最后精选出的牙齿满满的放了一托盘送进了庄园的正厅。正厅内仆役们的外貌就比较多种多样了,有狼人、吸血鬼、食尸鬼、巫妖。正厅内的柱子上捆绑了不少少女,一些金属管子深深刺入少女们的胸口,把金属管子口部木塞拔出,殷虹的血液就从管口流淌出来,流入了乘放血液的精美玻璃瓶内。仆人人端着这些瓶子恭恭敬敬的把装满的瓶子送到主座上两位主人那里。  两位主人身穿西装,但是脸部是狼人和食尸鬼的家伙。狼人那位自然是华盛顿,食尸鬼则是杰斐逊。两人向底部残留着殷虹液体的银杯中注入玻璃瓶内的少女鲜血,继续边聊边喝。

血透会影响肾功能的,至于腹透对健康人来说还是算了吧

—— 来自 HUAWEI LON-AL00, Android 9上的 v2.1.2
Fear the old blood